人妻无码AV中文系列久久

  • 歡迎訪問中國經貿網!
首頁 新聞 國內 聚焦

您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 > 要聞 >

易主后仍存貸雙高 維維股份資金占用27億余波未了

來源:投資者網    編審:    發布時間:2020-11-30 10:24:07

以往多元化的陣痛歷歷在目,維維食品飲料股份有限公司(下稱“維維股份”,600300.SH)多次強調要回歸主業。

而另一面,維維股份還在今年年中成立新能源汽車子公司。其提出的“產業雙百億帶動千億級產業集群”(糧食產業過百億,食品飲料產業過百億,打造千億級糧油食品產業集群),也并沒有圍繞豆奶主業。

相比于如何回歸,多元化遺留的風險似乎更讓公司頭疼。在原控股股東資金占用被曝光后,維維股份今年主動披露了以往的漏稅問題;旗下產品質量不達標也被有關部門通報。

而這些,只是諸多麻煩的冰山一角。

易主后仍存貸雙高

維維股份進一步擺脫原控股股東維維集團的“籠罩”。

11月16日,維維股份公告稱,新一屆董事會產生,新盛集團法定代表人林斌當選維維股份董事長,趙惠卿出任總經理。

新盛集團是徐州市國資委旗下公司。2019年8月,新盛集團作價9.55億元,收購維維集團持有的維維股份17%的股權,并成為維維股份第一大股東。

維維集團的影響并未因此完全消除。截至目前,維維集團和新盛投資在董事會的席位均為3人,而維維股份的高管仍均來自公司內部。

而這也引來資本市場的擔憂。

2020年5月,維維股份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被中國證監會立案調查;兩個月后,江蘇監管局對其下發《行政處罰決定書》。

根據公告,2017-2019年,維維股份與其子公司,通過支付貨款的方式(并非基于真實業務發生)將資金劃轉至6家中間方,并通過中間方將資金劃轉至維維集團。維維集團以此占用資金超27.5億。

監管層之所以留意到這一問題,主要因為維維集團股權質押率長期過高,而維維股份在業績波動起伏、賬面資金充裕時,大幅對外舉債。

如今時過境遷,相似的問題卻依然存在。

最新數據顯示,維維集團股權質押率仍高達91.65%;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,維維股份短期借款就高達29.67億元,貨幣資金僅有19.3億元,且其中受限的貨幣資金高達11.06億元;公司負債率達到59.26%,在飲料板塊16家上市公司中排名第4位。

在這種情況下,維維集團還有更令市場不解之舉。

據天眼查,維維股份投資了五家農村商業銀行,其每年的股利分紅合計100萬左右,年化收益率約0.4%。其中淮海農商行、銅山農商行有多條被起訴公告與司法協助信息,前者僅在今年就有2條立案信息,還曾因未按規定提交年度報告信息而被列入企業經營異常名錄。

公司為何在現金流緊張的背景下,甘冒風險舉債投資五家農商行?《投資者網》11月25日至27日致電并電郵公司董秘辦、證券部,但并未獲得相關回復。

多元化后遺癥難解

新盛集團要處理的麻煩問題,遠遠不止這些。

天眼查數據顯示,維維股份自身風險與周邊風險多達75條、3847條。前者主要是因上市公司買賣合同、借款合同、產品責任糾紛等被起訴。

周邊風險方面,其所投資的維維糧油、恒天酒店、維正生物、維維川王酒業、維維置業均有清算信息,及相關子公司還有被起訴、被行政處罰等信心,如維維華東分公司今年3月被行政處罰。

今年4月30日,維維股份還主動披露了漏稅一事。“經自查,旗下子公司枝江酒業2015―2018年年未繳納稅款合計2.07億元。”

而在消費市場上,維維股份表現也不盡人意。今年6月16日,新疆市監局發布食品安全監督抽檢信息通告顯示,維維旗下的新疆維維天山雪乳業怡然純牛奶非脂乳固體不達標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上述風險與維維股份豆奶主業均聯系不大。

時間回溯至2001年,維維股份進軍乳業,此后開始了頻頻跨界,切入飲料、煤炭、茶葉、油業房地產、酒業、金融、生物制藥等多個領域。但多元化并未改善業績,反而造成了現金流問題、控股股東資金占用等危機。

如今的維維股份似乎已痛定思痛,并頻頻喊出“回歸主業”口號。

今年8月,公司將其旗下的枝江酒業以4.62億元的對價轉讓。徹底剝離白酒業務,并換來了凈利潤的暴漲。2020年前三季度,維維股份營收達到38.83億元,同比增2.22%;歸母凈利潤3.16億元,同比增長240.67%。

不過,公司扣非凈利潤僅達成3884.53萬元,雖同比增長39.3%,但在近十年以來的三季報中,只能排到倒數第三名,相當于2011年前三季度1.3億元扣非凈利潤的零頭。

截至11月27日,維維股份報收3.84元/股,市值僅64億元。

主業難興副業不強

對于豆奶業務的布局,維維股份在財報中指出,2020年公司計劃保持豆奶粉業務穩步增長的同時,大力推廣植物蛋白飲料。但業內人士對維維股份回歸主業似乎并沒有太大信心。

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表示:“維維的豆奶業務仍有增長空間,關鍵是豆奶業務沒有創新升級以及產品迭代。維維錯過了前幾年植物蛋白的一個高速增長區間,導致豆奶業務沒有搭上行業紅利的快車。對于維維的豆奶業務而言,關鍵是看變現能力。”

Wind數據顯示,2019年至今,維維股份前十大股東中均沒有機構投資者的身影,券商研報也僅有一則。截至2020年上半年末,基金對該股的合計持股134萬股,與去年上半年末相差不大,而在2017年與2018年同期,基金持股數達到2000萬股左右。

龐雜的維維股份如何回歸主業,似乎仍然積重難返。

天眼查顯示,維維股份的產業仍涵蓋了農業資源、食品、飲料、糧油、酒業、茶等多個領域,擁有維維、天山雪、嚼益嚼、六朝松等多個品牌,參股控股公司也多達67家。

據企查查數據,今年6月11日,維維股份還與其他資本設立了維維天鏈(上海)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,并持有其19%的股份,后者經營范圍為供應鏈管理服務、新能源汽車整車銷售、汽車租賃。

近年來,維維股份積極布局糧食業務,并將其提到與主業相同的高度。

今年,公司提出了“產業雙百億帶動千億級產業集群”的目標。糧食產業過百億,食品飲料產業過百億,打造千億級糧油食品產業集群。

財報顯示,2018年及2019年,公司糧食初加工業務營收達到20.15億元、20.55億元,在總營收中占比超40%,高于豆奶。

而與此同時,維維股份也面臨凈利潤增長緩慢的問題。與動輒毛利率超20%的豆奶業務不同,糧食初加工業務毛利率僅在2%左右。此外,乳業飲料、貿易、面粉等相關業務子公司大多處于虧損狀態,形成拖累。

這條路徑雖艱難,但未來前景可期。“維維的糧食業務有很大的想象空間和政策優勢。國家已將糧食作為國家戰略物資來管控。”前述分析師朱丹蓬稱。

首頁 | 城市快報 | 國內新聞 | 教育播報 | 在線訪談 | 本網原創 | 娛樂看點

Copyright @2008-2018 經貿網 版權所有
本站點信息未經允許不得復制或鏡像 聯系郵箱:9 9 2 5 8 3 [email protected]